中海外拟“清仓”金谷信托股权 信托股权转让高潮来了?

2019-08-08 14:42:53 来源: 国际金融报
中性

  8月7日,记者注意到,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1.46%的股权正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进行转让,底价6154.4316万元,信息披露结束日期为2019年9月2日。8月7日,记者注意到,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谷信托”)1.46%的股权正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进行转让,底价6154.4316万元,信息披露结束日期为2019年9月2日。

  此项目的转让方是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海外”),而转让标的中的股权数额正是中海外在金谷信托持有的全部股权,也就是说中海外拟“清仓”退出。

  金谷信托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还不太了解股权转让相关情况,中海外在金谷信托股东大会上没怎么出现过,而公司的其他两个股东中信达(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达”)和妇联(中国妇女活动中心,下称“妇女中心”)肯定是有参与的。

  《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北交所该笔股权转让项目负责人,该人士表示,意向受让方可自行了解相关法律法规,判断是否能够成为信托公司的股东,项目挂牌条件里对受让方没有限制。该人士称,股权没有瑕疵,也没有被冻结的情况。

  而对于目前有意向的受让方数量,该负责人表示无法对外透露。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果仅是转让信托公司小份额股权,加之外部形势不大好,会影响转让估值。而对于信托公司来说,小股东变动对其自身没有实质影响。

  “从信托公司股权转让的情况上看,除了个别信托公司,绝大部分不涉及控股权转让,并且未来信托公司股权转让不具有趋势性。”不过,袁吉伟对记者指出,部分股东自身经营困难,或者股东经营信托公司存在困难的,可能面临控制权的变动。

  中海外拟“清仓”金谷信托股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海外是中国中铁601390)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也是最早进入国际工程承包市场和劳务输出领域的中国国有企业,在国际工程承包、对外经援、资源开发、境外实业投资、劳务输出和进出口贸易、基建物资、房地产开发等领域具备较强的实力,尤其在项目的运作、实施、管理及融资等方面优势明显。

  记者注意到,该笔产权转让于2018年10月23日由批准单位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批准,决议文件名称为:关于印发《中国中铁降低“两金”、控制“带息负债”暨确保实现年度资产负债率管控目标行动方案》的通知。

  根据转让公告中交易条件一栏,意向受让方需确定已完全了解《中国银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中国银监会令2015年第5号)等法律法规,自行判断是否符合银保监会等有关金融监管机构关于股东资质条件的要求。

  5月21日,金谷信托公布了2018年度股权信息相关情况,公司注册资本22亿元,股东总数3家,报告期内无变动。

  其中,大股东中信达持股203040万元,占比92.29%;两个小股东妇女中心和中海外分别持股13750万元和3210万元,占比6.25%和1.46%。

  该公告显示,股东中海外认为其派出董事、监事未驻在公司,不属于主要股东。

  记者注意到,金谷信托其他股东并未放弃优先受让权。

  近两年来,金谷信托一定程度上面临业绩下滑的压力。

  从金谷信托2019年前5个月的经营情况上看,营业收入总计11757.37万元,净利润为4969.14万元。

  记者梳理金谷信托近三年来的业绩发现,经历了2017年高潮之后,金谷信托2018年业绩回落到比2016年稍高一点的水平。

  2016年至2018年,金谷信托的营收分别为42794.69万元、80234.5万元和51179.4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6267.94万元、28105.45万元和17184.74万元;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方面分别为32546.26万元、51162.79万元和36300.69万元。

  曾计划引入战略投资者

  据记者了解,金谷信托曾于2017年底发布公告称将面向市场公开征集战略投资者,一家投资方或由两家投资方组成的联合投资体均可参与。

  据相关媒体报道,当时金谷信托注册资本为22亿元,引入战略投资者拟新增注册资本为12.92亿元,对应增资后金谷信托股权比例不高于37%。上述拟新增注册资本的挂牌底价为26.5亿元,现金形式,公开竞价,价高者得。超出新增注册资本12.92亿元的溢价部分计入资本公积。

  2018年年报中,金谷信托曾对引入战略投资者和增资的相关考虑作出表述:“以合规经营、开拓创新为保障,从自身实际出发,引进战略投资者,增强公司资本实力,改善股东结构,依托股东优势,构建独具特色、可持续发展的业务架构和盈利模式。”

  在2018年年报中,金谷信托这样表达了对行业的理解。“在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影响下,行业发展效益水平小幅下滑,风险暴露有所上升,总体保持平稳回落格局。同时,行业资本实力继续增强、资产结构不断优化、主动管理能力持续提高、转型发展步伐更加坚定,开始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

  显然,金谷信托已经注意到了摆在各家信托公司面前转型的压力。

  “对于公司这样的中小信托公司而言,堵塞了通过同业合作扩大规模、通过放大信托贷款规模博取信托利益的路径,迫使其尽快走上转型发展的路径。”金谷信托进一步表示。

  而时隔近一年后,金谷信托引战方式出现了调整,由之前的增资扩股,变更为第一大股东中信达出让股权。

  对于转让股权的原因,中信达表示,根据主管部门要求和本公司战略,为优化整合附属公司平台资源,推进金谷信托体制机制市场化改革,加快业务转型,公司拟对金谷信托部分股权进行转让,引进有实力的战略投资人,充分发挥金谷信托股东资源优势。

  此外,2017年12月29日,原银监会下发《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即41号文),该文件重点强调的五个方面之一便是引导资产管理公司按照“相对集中,突出主业”的原则,聚焦不良资产主业。

  对于信托公司原有股权结构调整的原因,袁吉伟分析称,原有股权结构的变化原因比较多,一是大股东持有股份较多,信托公司存在有对外释放股份,吸引优秀投资者的需求;二是实际控制人系统内部优化金融资产整合,通过统一平台加强金融股权管理;三是实际控制人经营发展遇到困难需要退出变现信托股权。

  信托股权转让是否再临高峰?

  记者注意到,2019年还有几家信托公司也传出部分股权发生变化的情况。

  据相关媒体报道,近日北京产权交易所“统一信息披露”一栏中悄然挂出一则“某国企转让持有的某信托公司9%股权”的信息。

  2019年6月,金智科技002090)将持有的紫金信托6000万元出资(占紫金信托股权比例2.45%)转让给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转让对价为12415.52万元。

  有业内人士指出,2001至2002年、2006至2007年和2013年曾分别出现了三个信托公司股权转让的高峰。

  第一个高峰的背景是信托业第五次清理整顿监管的重压;第二个高峰是信托业“新两规”(《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与《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出台对注册资本、各类业务资格许可和公司治理监管新规倒逼形成;第三个高峰出现则是由于原银监会净资本管理办法监管新规。

  监管的要求是信托股权转让的一方面,而为了实现股东公司产融结合、参控牌照、资源互换、协作联动等战略目的而进行的信托公司股权转让也不在少数。

  从实际控制人的角度看,大部分信托公司具有国资背景。记者注意到,2018年,一些信托公司股权出现了份额较大的变化,受让方中也出现了实力较强的民企。

  2018年12月3日,银保监会批复同意世界500强广州民企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受让领锐资产等四家公司总计71.3005%股权,成为中江信托第一大股东。未来,中江信托会以“供应链金融”这一特色金融为主,朝着专业供应链金融的信托公司方向去发展。

  进行战略混改,激发体制机制活力是信托股权转让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2018年11月,北方信托在混改项目签约仪式上,分别与3家战略投资者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通瑞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益科正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协议。

  记者翻阅北方信托2018年年报发现,北方信托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进行寄予厚望,计划在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功落地后利用3至5年的时间进入行业头部。

  北方信托表示,公司将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功落地为契机,充分激发体制机制活力,用企业家精神助为转型发展,全面打造强执行力文化,持续深化推动回归信托本源。

  另外,记者注意到,也有一些小份额的信托股权转让遇冷的情况出现。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9年2月,历经多次延挂,已经挂牌3个多月的西部信托合计1.53%股权的转让依旧无人问津。

  有分析指出,对于一些股权比例非常低的转让,受让方至多充当财务投资者这样的角色,对一些资本方来说意义不大。

  袁吉伟告诉记者,如果仅是转让信托公司小份额股权,加之外部形势不大好,会影响转让估值。而对于信托公司来说,小股东变动对于其自身没有实质影响。

  曾有大型信托公司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资管新规发布后,面对银行理财子公司逐步落地,资管行业的竞争更激烈,行业发展预期有所变化,信托公司的转型步伐和分化都会加速。

  这体现在信托公司股权方面的变化可能会有哪些呢?

  在袁吉伟看来,信托公司资本补充渠道受到制约的情况下,部分信托公司为了业务发展和增强风险抵御能力,仍存在原股东增资需求,一些股权过于集中的信托公司会有混改或引战需求。

  “不过,从信托公司股权转让的情况上看,除了个别信托公司,绝大部分不涉及控股权转让。”袁吉伟告诉记者,有的是控股股东内部统一进行的股权整合,有的是小股东出于自身目的进行股权的出让。

  “未来这种股权变动不具有趋势性,不过部分股东自身经营困难,或者股东经营信托公司存在困难的,可能面临控制权的变动。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吴林璞)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lsz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领益智造
  • 长信科技
  • 武汉凡谷
  • 宜安科技
  • 维科技术
  • 汇纳科技
  • 美格智能
  • 和而泰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